老鼠偷鱼狗啃馒头,
暧昧互钓三角爱好者
每天都被大佬夸奖画画鬼才
本质嘤嘤怪,打一拳嘤一天
置顶因为503无法随内容更新
请客官自己动手翻翻吧

【银英】逆转吉原~繁花灯影~(壹)

新年好,新年第一疯归我了。  
逆转吉原~沉溺于灯影般的爱恋~
慎入,非性转,无女装,吉原干嘛的你们懂
杨菲,联盟众男都塞进去了,帝国的也没打算放过,慎入谢谢。祝愉快。

  ———————————————— 

  轿厢被人流挤到了一边,如果不是轿夫和护卫们极力疏散,恐怕要困在人群中不得动弹。轿中女子敲了厢壁,侍卫指挥轿夫把轿子停在稍远的地方,又恭谨地卷起窗帘。

  女子挥了挥手阻止了他的道歉,抬头往热闹的游行队伍看去,身着华丽衣衫的男子优雅地踏着八文字,繁复的头饰压下一头金发,金色的睫毛在流苏后微微扇动,冰蓝的眼眸直视前方,似乎穿透了吉原的城墙,在秃和新造的簇拥下缓缓前行。

  “走吧...

东离第二季真的好棒,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出这样的剧情,哭哭

不想写的是直接坑删还是捏一个一章完,这是个问题

姬轩辕前辈:

    你醒了?睡了很久了吧。

  别着急,这回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想让你醒来歇一歇,梦里不用那么忙了。

  又是一梦千年,要从哪里和你说呢,不如问问你想听的?

  强大?算不上吧,但是应该是足够自保了,火铳那种东西有很多,威力也很大,再有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捣乱也不怕,不用每个人都很强也能活下去,所以你不用那么辛苦自己了。

  人是很多,有时候还觉得有点太多了,如果说是“好像太平洋里淹死一只老母鸡,上海人吃黄浦江的自来水自称是喝到鸡汤”的这种程度的话,大家都算是流淌了你的血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

  你让仓颉发明的文字已经经历了太多变化,语音也几经更替,但是我知道你...

12月,诸事不宜,暂时消失,新年见,给大家拜个早年。

【银英】Of black eyes, firing as your rose(6)

猎魔人先术士杨/杨先无差

前情提要:砍巨魔,被诅咒;准备冲圣殿救人。

——————————

  “本次作战计划目标一,救出菲列特利加,二,破除圣殿里的干扰阵,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杨威利点点桌子上永恒之火圣殿的结构图,“地牢里的布局我们不太清楚,先进去探路,大家务必全身而退。”  
  这一桌人还挺难有紧张感,卡介伦算盘打得噼啪响:“银剑修理1520克朗,钢剑修理887克朗,先寇布你退群吧。”
  先寇布指指桌子上一大堆瓶瓶罐罐,全都是杨威利蹲在临时工坊里手搓的道具,“那他这一堆怎么算啊?”
  卡介伦推推眼镜看了他一眼:“没给你算九出十三归就不错了。”
  亚典波罗站到研究结构图的杨威...

【FB】Honey(雅各布x奎妮)

  科瓦尔斯基面包店的面包最近有点怪怪的。

  当常客向圆滚滚的雅各布老板问起时,他和善的、总是笑眯眯的脸不正常地抖动了一下。

  “可能是最近店里用的蜂蜜少了些什么。”

  即使是每天都来买面包的常客也无法分辨配料的不同,雅各布却知道,最重要的那一撮甜味剂已经不在他敞亮的面包店里了。

  面包师的手指胖胖的却很灵巧,擦过枪弹,装过罐头,揉过面团,却还是没能拉住他的甜心。

  不管是在阳光下的面包房里,还是烛光中的温暖小屋,他的奎妮都是闪亮亮的,散发着肉桂和蜂蜜的香气。

  还有糖浆般的果馅和热可可的味道。

  她穿着时髦的粉丝绒大衣,金发像极了炉膛的火焰,俏皮的高跟鞋点在地砖上...

那篇倒霉修仙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整体是要又朋又克又SF又RPG,还不搞cp,作为同人真哪哪都不对劲,越写越感觉怪怪的,好吧是我搞不定啦,大纲放那儿不填上又是觉得白瞎,抽离去写原创又完全没有动力而且人物是从原作里拿出来的,自嗨都要愁掉头发_(:D)∠)_还是去睡觉吧

【银英】Of black eyes, firing as your rose(5)

先杨/杨先无差,巫师3crossover,含菲姐可能白学

前情……就昨天有什么好提啊!

————————————————

 冰霜巨魔四周的地面布满了冰霜,一旦踩上去就会发出冰裂的声音,巨魔对这种声音极为敏感。

  先寇布小心翼翼避开冰层,尽力靠近沉睡的巨魔,发动攻击前他没忘记回头看一眼蹲好的杨威利,后者对他比划了几个手势再次提醒他几个陷阱的位置,先寇布看了几眼,这几个陷阱的位置可是够刁钻的。

  “白嘴鸦”开始生效,先寇布摆好进攻的姿势,剑锋平举至眼前,他清楚闻到了剑油刺鼻的味道,剑尖的方向正是冰霜巨魔的后颈。

  剑身上的三颗符文依次亮起,人影却比光影更快,第三颗符文石亮起的瞬间...

这猫有魔性……停不下来……
差点忘了自己用的是水彩……
为什么会吧brandy错写成whisky?写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1 / 10

© fh光的星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