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偷鱼狗啃馒头,
暧昧互钓三角爱好者
每天都被大佬夸奖画画鬼才
本质嘤嘤怪,打一拳嘤一天
置顶因为503无法随内容更新
请客官自己动手翻翻吧

【金光】Uncertainty (Chapter 3)相遇 (四)本章完

CP:恋红梅x曼邪音   现代设定

曼姨你可长点心吧,红梅姐吃死你了哦_(:з」∠)_

——————————

  (四)

  宾馆楼下的24小时便利店还亮着,曼邪音和长琴无焰一前一后走了进去。本来曼邪音只打算买点在外过夜的东西,结账的时候手里莫名其妙多出来一打啤酒。

  可以啊还知道只买啤的,长琴有点好笑地看着曼邪音魂不守舍地结账,一打够吗?

  曼邪音结账到一半又跑去添了个脸盆,长琴有点迷惑,她还准备好了喝一打就吐?

  两人没说什么回到长琴的房间,两人轮流卸了妆,还去卫生间洗了个手脚,曼邪音一直用哼唧代替说话,长琴知道她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管是对自己还是恋红梅,原本很纯粹的人面对感情就开始不干脆了。

  看到曼邪音在小沙发上坐下,抱过那打啤酒,长琴觉得是时候喝一晚了,便贴心地拿过去拿纸巾,转过身发现曼邪音把那个脸盆放到身前,拉开一瓶啤酒咕嘟咕嘟往脸盆里灌。

  你们这里喝酒的容器都这么特别的吗?

  长琴拿纸巾的手有点顿住了,曼邪音抬头看她,说了从两人离开酒店以来最完整的一句话:“一起吗?”

  “我需要去拿个勺子吗?”

  曼邪音一脸“干嘛要勺子”的表情看着长琴,手里还继续咕嘟咕嘟倒着啤酒,大号铝罐的啤酒倒进去半打也有小半脸盆深了。

  一边把冲洗过的脚放进啤酒里,曼邪音一边继续对长琴无焰说:“不一起吗?我没有脚气的。”

  “……”

  

  那边恋红梅也没什么心思继续留在梅香坞发呆,把本来人就不多的场子交给万雪夜看着,自己上楼回家潦草地洗了个澡,头发还没吹干就盘腿坐在沙发上发呆。

  她知道曼邪音一直在闹什么别扭,其实她自己也一直没有搞明白她究竟对曼邪音是愧疚转移还是真的动了心,总归人在自己面前住着,有的是机会慢慢拉扯。

  现在她要走了,虽然支支吾吾的,终归是曼邪音首先迈出那一步,不管她是往哪个方向。

  她们那个地方的人果然感情极端而强烈,荡神灭是这样,曼邪音也是,似乎不拼个头破血流得到个清清楚楚就不罢休。

  转个头习惯性地看向门口,想的那个人没有回来,只有两个人的鞋架还守在那里,最上面是那双前几天曼邪音在梅香坞踢到一边的高跟鞋。

  不合脚的鞋不穿便是,即使是客户送的,大不了离开后自己买双换下,曼邪音偏偏要一路撑到梅香坞。

  执拗又炽烈地深深扎进了她的生活,带着摄魂的铃声蛊惑人心,曼邪音说恋红梅用补偿来麻痹她,她又何尝不是被曼邪音牵着跑。

  恋红梅得到过也失去过,她不清不楚地这么拖着,也存了一份不用去面对来回拉扯的伤痛的侥幸。

  但是曼邪音这个人虽然自己理不清,行动力却是很强,即使晕头转向也要杀出一条血路。

  就这么放她跑吗?

  恋红梅盯着那双鞋看了一会,鞋在自己手里,怎么能让她跑掉呢?

  

  

  从凰后手里要到长琴无焰的地址,恋红梅提着一双鞋就去了,前台给房间里打电话时长琴接的,曼邪音一边泡脚一边发呆压根没注意到电话那头是谁。

  走到门前恋红梅突然有点紧张,然后就在心里嘲笑了自己,大风大浪都过来的人了,走这里还犯紧张,话是这么说的,提着鞋的手指还是紧了紧。

  长琴一开门,恋红梅就闻到一股浓浓的啤酒味,心头一跳,曼邪音的酒量也没有多好,喝了这么多吗?

  等她穿过走廊看到发呆泡脚的人的时候,被酒味儿呛得什么话也不想说。

  “你来干什么?”曼邪音抬头就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压了一晚上的气不打一处来,似乎忘了自己才是挑事儿的那个人。

  恋红梅没搭她话,轻轻踹了一脚她的洗脚盆笑道:“这是干什么?”

  “瞎吗?泡脚啊。”

  曼邪音低头不想看她,却瞥见恋红梅手里拎的那双高跟鞋。

  恋红梅伸出手把鞋递给她,曼邪音更烦躁了,抢过鞋一把扔到一边,带着颤抖的声音对恋红梅低吼:“这鞋磨脚,你拿来干嘛?”

  “你让我收回去的,怕你还要。”

  “你就这么着急让我走吗?”曼邪音蹭的一下站起来,脚下滑溜溜额根本站不稳,又一下摔回沙发,带起的水花溅到两个人身上。

  这下大家都一声酒气,挺好,恋红梅看着一起一落的曼邪音这么想着。

  曼邪音自己出了糗还看见恋红梅隐隐含笑,更是气恼,想要把脚抽出来走人,却被恋红梅抢先一步按住了膝盖。

  恋红梅双手按着她的膝盖,胳膊撑着身体,额头快要触碰到曼邪音的,却始终留了一点距离,把曼邪音整个压在了沙发上。

  “是你自己要走的,”她不给曼邪音反驳的机会,一双眼直直的都看着她,仿佛要把面前这个勾魂的人定住,“我从来没有想过你要离开。”

  “我希望你不要离开我。”

  恋红梅的眼睛就在面前,长长的睫毛几乎要刷过自己的,呼吸的热气都能感觉的到,曼邪音不知道自己心里涌上的酥麻的感觉是什么,只觉得听到恋红梅的话她莫名的开心。

  一定是啤酒气太大,放松过头了。

  “我一开始确实是因为荡神灭而迁就你,”恋红梅缓缓闭上眼睛,轻轻地让两人额头相抵,“但是现在我只想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

  曼邪音觉得有点热,特别是脸,酒精也可以从脚底渗透的吗?“我才不……”

  “你留在我身边继续监视看守我也好,蹭吃蹭喝也好,我都很开心。”再睁开眼,恋红梅的眼睛有些泛红,淡淡的水光清澈透亮,映照出曼邪音惊喜又纠结的表情,她从来不善于赢藏自己的情绪,恋红梅却被这些小情绪招惹得丢盔弃甲。

  试图扭动双腿摆脱控制未遂,曼邪音扭过头不想看她,却把红透的耳根暴露给了恋红梅,她底气不足地反驳:“我……我才没有蹭吃蹭喝,我也给了房租!”似乎是想到什么,她咬咬牙继续说道,“我也懒得监视你,谁会为了兄弟的暗恋对象和讨厌的女人同处一室啊……我……”

  看吧,她就是这样,无论如何都要傻乎乎的往前冲,不管是往哪个方向,“我知道。”恋红梅放开曼邪音,坐到她身旁,捧过她的头再次抵上去,“我知道,这样就好。”恋红梅知道,自己是心甘情愿给她垫背了,哪怕两个人一起被撞得晕头转向。

  “你知道什么啊…你卸妆了吗蹭我一脸的粉底!”“你这用啤酒泡脚干嘛?”恋红梅适当地打断她的不依不饶,现在还太快,下次就要用别的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了。

  曼邪音明显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啤酒泡脚舒缓肌肉啊,你有没有常识,我跳舞脚多累。”说完自己又有点害羞,转身找到一瓶没开的递给恋红梅,“拿去。”

  恋红梅接过酒瓶砰地一声拉开,也咕嘟咕嘟全倒进了盆里。

  “你!”

  “你不是邀请我一起吗?”

  被恋红梅笑盈盈地看着,曼邪音没好气地挪开点位置却,恋红梅却不偏不倚地轻轻踩在她的脚上。“给你按摩。”恋红梅得寸进尺地开始轻踩曼邪音的脚面,还时不时来回蹭,弄得曼邪音从小腿升起一层鸡皮疙瘩。

  没过一会儿,曼邪音受不了了:“拿出去,回家了!!恋红梅你真是烦死了!”

——Chapter End——

小剧场

长琴:要不你俩今晚睡这儿,我隔壁开个房间吧。

凰后:你可以来我这儿。

恋红梅:明明是你年级比我大,为什么比我幼稚?

曼邪音:你才是老女人!!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fh光的星图 | Powered by LOFTER